界面新闻从权威消息人士处获悉,失联多日的青岛福日集团老总曾显波目前正在北京接受调查。

1月13日,关于青岛福日集团(下称福日集团)有限公司老总曾显波失联的消息在青岛本地论坛中持续发酵,贴文中称“福日集团完了,半个月前老总被控制,昨晚12点冻结所有账户,包括分公司。今天,游艇、万丽海景开始结算员工工资”。

“令计划的老婆谷丽萍来青岛就是找他开船去日本。”该贴文称此消息可靠。

此前,据海外华文媒体《明镜邮报》报道,谷丽萍试图通过海路逃亡日本,不过最终在青岛被捕,时间是去年12月月底。

1月15日,界面新闻记者与福日集团所在地青岛市市南区公安局国保部门取得联系,一位负责人称不接受个人采访和咨询。青岛市公安局一名负责人也表示无法提供相关消息。

但界面新闻记者还是从多个信源了解到,曾显波确已于半月前失联。一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曾显波目前正在北京接受调查。

虽然尚无确切消息证明曾显波协助谷丽萍出逃。但是此前,曾显波与谷丽萍之间确有不少交集。

据《澳洲日报》2012年6月的一篇报道,2003年11月,谷丽萍牵头成立的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outh BusinessChina,下称YBC)成立当天,山东福日集团同中国广夏、诺基亚[微博]、惠普[微博]等企业一同捐助了该计划数亿元。

而曾显波也是YBC的常务理事。YBC官方网站显示,曾显波还是YBC创业导师,隶属于山东青岛创业办公室,加入时间为2010年7月31日,工作单位为青岛世纪广场投资有限公司。与曾显波同时加入的还有青岛软控股份有限公司(002073)董事长袁仲雪。

界面新闻记者查到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青岛世纪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共两名法人股东,其中福日集团持股65%,浪潮通信电子有限公司持股35%。

“青岛世纪广场投资有限公司是福日集团子公司,主要做房地产开发。”青岛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不过,福日集团至今仅运作过一个名为“万丽海景”的高端楼盘。

据了解,该楼盘位于青岛CBD核心区,在风景秀丽的八大关景区附近,地段优良。目前该楼盘平均价已达到6万元/平方米,物业费7元/平方米。青岛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官网显示,自2009年获得预售许可后,该楼盘3栋楼还剩余32套住宅未售出。

“曾显波是搞汽车零配件起家,从来没搞过房地产开发的福日集团能拿到那块地,挺出乎意料的。”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曾显波依靠销售汽车零配件获得了人生第一捅金之后,开起了青岛第一批汽车4S店。如今福日集团已在青岛、烟台、济南、滨州、北京和深圳等地拥有众多汽车4S店,代理十多家汽车品牌,其中不乏梅赛德斯-奔驰、克莱斯勒、道奇等国际大品牌。

除了汽车销售,曾显波还涉足房地产、奢侈品等领域。旗下游艇公司拥有意大利阿兹幕游艇以及美国、丹麦多个帆船品牌的代理权。

“福日集团定位于‘高端品牌整合运营商’,开展全方位的‘海陆空’业务,包括名车、豪宅、游艇帆船、私人飞机、进口家居和私人会所等。”曾显波在福日集团官网这样介绍其企业定位。

1月16日,记者在青岛奥帆基地看到,福日集团自有的一艘“福日”号意大利阿兹幕82尺豪华游艇停靠在基地内。“这艘游艇价值6000万元,不过很少开,主要是接待领导和明星。”奥帆基地一游艇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此外,福日集团还曾在资本市场有所斩获。2010年,青岛恒顺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顺电气)进行股改,福日集团突击入股,以1575万元的价格认缴了恒顺电气350万股,成本为4.5元/股。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恒顺电气2013年年报发现,福日集团所持股份已增加至1280万股,持股比例4.49%,已是恒顺电气第二大股东。不过,该公司2014年半年报显示,福日集团已经从股东名单中消失。

如今,福日集团老总曾显波的失联正让福日集团陷入窘境。

1月14日,青岛本地媒体青岛新闻网援引福日集团一位员工的话,“关于曾显波失联的传闻早在1月10日就已经在员工中传开了,但集团也一直没有辟谣,加上之前曝出的集团财务总监失联,员工们一直心存疑虑”。

该员工还称,1月13日上午,福日集团照例开早会,之后各部门再开小会,结果很快就传出通知,所有二线岗位只留值班人员,其他人都放假一个月。之后陆续开始有保险、客服等同事收拾东西回家,不少人当场就哭了。

但目前,青岛新闻网已经撤掉了上述报道。

而青岛福日广本4S店的一名员工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曾显波失联消息传开之后,中信银行以及招商银行先后停止了店面的贷款业务,“不过,现在已经更换了银行账户。”他说。

对此,该集团一位姜姓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说:“所谓查封账户只是银行采取资产保全的一种措施,银行也有资产保全的责任。”

1月16日,一名福日集团4S店的供应商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也一直联系不上曾显波,所以赶紧过来青岛看看,但没有了解到任何信息。“前一天,也有不少其他供应商到福日集团来了解情况,也和我一样还在等待。”

“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任何司法机关或者执法机关的调查或者协助调查的消息。”上述姜姓副总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说,“目前企业经营正常,更不要说中纪委的调查,我们没有任何消息。”

“对于(曾总)被调查的事情不清楚。”他向界面新闻记者强调,福日集团的企业经营权与所有权没有什么关系,投资人并不涉足企业日常经营。

记者连日来多次拨打曾显波的手机,但截至发稿前,其手机仍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记者无法进一步获得曾显波本人的确认和置评。

 

编辑:SN091


河北第二虎:不拘小节景春华

两会第一天,政协开幕,人大还没开,景春华就落马了。盛会也打虎,多鲜活的教材,代表委员们会上谈四个全面中的全面从严治党,最热乎的话题有了。


无关雷声

惊蛰,万物复苏,“桃始华,仓庚(黄鹂)鸣”,确是有色有声的时节,但在二十四节气的发源区域,初雷往往在一个月之后。待雷声出现的时候,万物不是惊醒,或许是惊吓吧。


傅莹的魅力在哪里?

傅莹的记者会为什么总是人山人海,她的那一种亲和力和女性特有的温柔,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赶场子去会美女偶像的感觉。在聆听她既有立场,又有感染力的表述时,你会用一种理解、甚至欣赏的心态涌现。于是,记者的提问不再刁蛮,而傅莹的话,很少会被变成媒体反驳的材料。


为什么总是外国记者问军费?

去年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美国记者提问了这个问题,新闻发言人傅莹回答得就不那么开心。今年问这个问题的,同样是外国记者(英国路透社),但是傅莹不仅没恼,还笑嘻嘻地顺便开了外国记者的玩笑。这一变化好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