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政府原秘书长、南方科技大学原副书记李平昨在广州中院受审。信息时报记者 陈引 翻拍(视频截图)
深圳市政府原秘书长、南方科技大学原副书记李平昨在广州中院受审。信息时报记者 陈引 翻拍(视频截图)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魏徽徽

“他们把钱扔在凳子下夺门而出,追也追不上了,我也就没有退回去。”昨日上午,退休一年半被查办 的深圳市政府原秘书长、南方科技大学原副书记李平在广州中院受审。检方指控其受贿人民币143万元、港币145万元,李平当庭认罪不讳,不过他此前却在纪 委退赃了人民币480多万元、港币202万元。

退休一年半被调查

退赃远超指控数额

李平生于1953年10月,吉林省吉林市人,研究生学历,系深圳市政府原秘书长、南方科技大学原副书记(正厅级)。据悉,李平早在2013年10月10日已经年满六十岁退休了,退休前他在南科大任职了两年。

2015年5月28日,已退休的李平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0日经广东省检察院审查决定逮捕,该案由广州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终结后移送审查起诉。

记者在庭审中了解到一个细节,李平于2015年3月接受纪委调查时,主动交代收受姚某某贿赂的犯罪行为,并上缴了480多万人民币、202万元港币的“赃款”。该案于同年5月移送到广州市检察院,检方查明后,指控李平受贿数额仅人民币143万元、港币145万元。

昨日庭上,法官问李平“怎么退赃比起诉书认定还多呢?”李平的说法是,当时有一笔姚某某送的烟酒茶被他处理掉了,退赃时他加了这笔钱。法官又问,“那你退了这么多赃款,怎么处理你有什么意见?”李平先表示没意见,而后说“最好还是别全部收了”。

指控

连续14年收受一老板贿赂

送红包这么多年,就跟打仗了这么多年一样,有时候把手都弄破了。

第一次是戴上手铐,我成为一个犯人;第二次是开除我党籍的时候,我成为了坏人;第三次是得知要开庭的时候,我成为了罪人……肝肠寸断。

我也曾经手握大权而一尘不染,也管过大钱而两袖清风。我也曾经视事业如生命,革命如拼命,参加工作46年没休过年假,到深圳30年没探过家,没节没假没日没夜,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地工作。——李平

庭审直击

“送红包这么多年,就跟打仗一样”

昨日庭上,李平对指控的5宗受贿犯罪均表示认罪,仅对行贿人姚某某从1997年开始连续15年逢年过节送红包有不同说法。他还强调自己不是翻供,如果法院查明认为不能扣除,他也认了。

李平辩称,在1997年认识姚某某,后委托姚在深圳小梅沙附近买了一套15万元的房屋,并委托其代为出租。姚某某每年过年的时候就把房租拿给他,大概是2~3万元,因此他一直认为姚某某给他的钱是房租,“那时他给红包我还未必敢要”。

“直到2002年开始给5万元,就有问题了。”李平说,姚某某后来送红包,每次他都拒绝,“送红包这么多年,就跟打仗了这么多年一样,有时候把手都弄破了”。李平称,到后来姚某某直接把红包扔在他家的沙发后面,或者突然扔在凳子底下夺门就走。

“追也追不上了,我也就没有退回去。”李平说,过后他按照礼尚往来的风俗,都会送了烟酒茶保健品等一些物品给姚某某,他认为这么多年也在四五十万元左右。李平称,之所以这么多年跟姚某某保持朋友关系,就是因为姚某某不怎么找他办事。

李平说,“他给我红包也没要干什么,大年三十找到我就送,找不到我也不补,不会因为要办事情才找我送红包。”辩护律师则指出,证人证实李平退休后,作为原下属是考虑到老领导的面子,姚某某的兴派公司资料也齐全,于是同意其申请增加资质,并未违规。

悔罪

“坐在被告席上无地自容”

李 平在任上服务过深圳市三任主要领导,作为政府秘书长,他是一支笔杆子,昨日在庭上悔罪时也是出口成章。李平自称在被调查至今一共有三次刻骨铭心的触动,使 其老泪纵横。“第一次是戴上手铐,我成为一个犯人;第二次是开除我党籍的时候,我成为了坏人;第三次是得知要开庭的时候,我成为了罪人……肝肠寸断。”

李平说,作为入党43年,工作46年,一个退休的老同志,他坐在被告席上真是无地自容,痛心疾首,从没有想到有这样的时刻。他请求法院从轻处罚,说自己参加了深圳建设三十年,曾有幸建造了第一条地铁,筹建了第二所大学,服务过深圳三任主要的领导。

李平在庭上悔罪时,几次哽咽终端,说自己“一生的正名也毁于一旦,想起这些追悔莫及”,“愿以毕生之财富,去求后悔之药,愿以余生之岁月,去求人生再来。”他最后请求法院考虑他现年老体弱,身患多种重病,也看在他八十多岁老母亲的份上,从轻从宽处理。

据悉,目前该案尚待进一步审理中。


为什么习近平李克强都推崇他

今天,又到了中国社会深化改革的重要时刻,新常态需要新思维、新理念、新举措。严复曾充满自信地自题书房联语:“有王者兴必来取法,虽圣人起不易吾言”。的确,每个中国人应该记住严复。


美国大选是有钱人的游戏吗?

美国总统选举所花费的大量金钱主要源自民间个人或财团的自愿捐款,而并非源自国家财政和纳税人的钱。这些捐款最后也不是用在候选人个身上,而是用在候选人宣扬他的政策上。


AlphaGo赢了,人类输了吗?

马克斯·韦伯曾说,现代化是一个“祛除魅力”的过程。现在看来,人类本身最后的神秘性似乎也要被祛魅了。很难说这到底令人欣喜还是沮丧。


为什么要说永远不要低估美国

一位朋友在网络上说:看到阿法狗连赢李世石两盘后,我的脊梁一阵阵凉意——美国人竟然在科技上把我们甩了这么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