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级部门近日陆续晒出2014年部门决算。与以往不同,此次除了部门总收支、“三公”经费等例牌外,还按经济分类科目晒出基本工资、津贴补贴、住房公积金、办公费、会议费、水电费等几十项支出。截至11日,69家省政府机构已有44家省级单位公布2014年部门决算。数据显示,去年44个省级部门(部分含二级预算单位或下属单位)花费将近189亿元,其中43个部门工资福利支出42.8亿元,35个部门住房公积金支出4.48亿元。

省政府办公厅首晒决算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去年花费最多的是省监狱管理局(含24个二级预算单位),2014年支出合计48.36亿元。省水利厅(含32个下属单位)支出近27.3亿元,省地质局(含24个下属单位)支出超过13.8亿元。这些部门决算的一个共同特点是都包含多个预算单位。去年支出最少的是省代建项目管理局,支出1068.38万元。省海防与打私办、省法制办、省港澳办支出也在2000万元以内。

已公布决算的44个省级单位2014年收入合计213.2亿元,本年支出合计188.93亿元。

此外,此次省政府办公厅首次晒出部门决算,包含厅本部和驻京办、驻沪办、省府接待办等共13个预算单位。

津贴补贴、社保费、伙食补助费也首次公布

这是广东省级单位决算首次公布人员待遇情况,此次晒出的工资福利待遇包含基本工资、津贴补贴、奖金、社会保障费、伙食补助费、绩效工资、其他工资福利支出等7项,全部纳入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基本支出决算表中。

除省农科院外,已公布去年决算的单位均晒出了工资福利支出。43家单位工资福利支出共计42.8亿元。此外,省林业厅、省核工业地质局、省供销社、省海洋与渔业局、省社科院、省侨办、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等7家单位只公布了工资福利支出总额,没有晒出基本工资、津贴补贴等细项数据。

除上述7个部门外,其余36家单位基本工资总支出达6.82亿元,津贴补贴总支出25.36亿元,津贴补贴是基本工资的3.7倍。此外,35家单位奖金支出总计1.78亿元,34个部门社保费支出0.61亿元,24家单位伙食补助费支出0.464亿元,21家单位绩效工资支出2.48亿元。

“其他工资福利”达1.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共有24家单位晒出了其他工资福利支出一项,共计1.1亿元。但各部门均未说明此项支出的具体用途。

省监狱管理局(含24个二级预算单位)是工资福利支出最多的单位,高达19.4亿元。其次是省戒毒管理局(含13个预算单位),工资福利支出3.8亿元。

省体育局(汇总)工资福利支出2.61亿元。省地质局(含24个下属单位)工资福利支出2.58亿元,其决算说明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局编制5017人,其中局本部定编83人,下属单位编制4934人。在职人员4162人,其中局本部80人,下属单位4082人。离退休实有人员共计8225人。

公积金、购房补贴、会议费也首次公开

住房公积金首次出现在省级部门决算中,同样首次出现的还有购房补贴、办公费、差旅费、会议费等支出。

已公布去年决算的44个省级单位中,有35个晒出了住房公积金支出费用,总计将近4.48亿元。其中,该项支出最高的依然是省监狱管理局(含24个二级预算单位),超过2.4亿元,将近35个单位住房公积金总支出的一半。其次是省戒毒管理局系统(4470万元)、省地质局系统(2384.8万元)、省体育局系统(2134万元)、水利厅系统(1845万元)等包含预算单位较多的单位。

公布购房补贴的单位有32个,共计支出3.53亿元。另外,25家单位办公设备采购支出2006.35万元,36个部门办公费支出3373.89万元,34家单位差旅费支出4455.05万元,会议费支出624.16万元,29家单位培训费支出2349.82万元。

专家点评

省人大代表、暨南大学教授杨英:

“工资福利公开还要不断细化”

此次省级单位晒的决算比以往细化了很多,省人大代表、暨南大学教授杨英表示值得表扬,但还是没把钱怎么花的讲清楚。

杨英说道,就工资福利来说,只有一个总数,并不清楚有多少人数。虽然此次晒决算的单位大部分都对部门人员构成情况进行了说明。但杨英认为,这里的人员构成不能跟领取工资人数画等号。

杨英表示,政府部门工资福利还需要不断细化,才能更好地监督。不仅要把平均工资晒出来,部门领导和一般职工待遇差距很大,应该再“晒清楚”一点。

采写:南都记者 陈燕 黄怡 实习生 武琳悦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名胜古迹为何逃不过刻字命运

也许有人会说,古代的文人墨客不也喜欢到处题诗刻字吗?题诗刻字,本是一种文化传统,何必上纲上线?且不说古代没有文物保护法,仅就题诗而言,你写的“××到此一游”,与古人的题诗写词相比,极无文学内涵和技术含量,可相提并论?


反复存取10元钱是否储户自由

试想,三人三天内霸占银行两个柜台,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将10元钱存进取出,这中间耽误了多少储户的时间,侵害了他们多少权利!这还不算给银行造成的成本损失和对银行办事人员造成的精神损害——后者在这三天中感受到的除了屈辱还是屈辱。


党媒记者们的价值去哪儿了?

党媒记者的困境很多时候是一种定位困境,在社会的关注期待和政治的强制约束下,定位自己是非常困难的。而解决困难的办法似乎只有逃离,要么转行干点别的,成为党媒工作的旁观者;要么自己当上领导,成为党媒工作的裁判员。


改革一直进行却非你要的那种

别人的改革,你认为是反改革,分歧至此,只能说明,别人的改革不是你想要的改革,而你想要的改革,已经死去。改革,本来就是一个中性词,“改”与“革”,改变,变革,都是变化的意思,谁也没有保证,变化就一定朝着你所希望的那个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